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博润通 热门资讯 加密货币 查看内容

Web3创业者涌入Telegram Web2.5时代下的一场共谋

爱他电动小黄瓜 2023-11-20 12:12

金色财经记者 Jessy

在国内做产业链生意的的Gasman(化名),今年2月份,开启了一个搭载在TON公链上的游戏项目创业。

在香港明确了对Web3行业进行政策扶持,他去香港考察了一圈,研究了一圈各个链上的生态,以及当地的相关产业。又衡量了下自己团队的资源,最终选择了相对落地的游戏赛道。而选择在TON链上搭载游戏项目,则因他看中了Telegram目前的加密布局:Telegram BOT以及Mini App能够直接接入Web3项目,这让Gasman立刻联想到了微信的小程序,而Telegram内置的加密钱包像极了微信微信支付,可以直接支持加密货币支付……

做一个游戏BOT,在Gasman看来,这是一条可以复制的成功之路:当年正是依托打飞机的小游戏,微信迎来了小程序应用的爆发。

不仅仅是Gasman,一些搭载在以太坊等链上的项目,也有考虑跨链到TON上,或已经在Telegram上做了BOT、Mini app。TON链和Telegram生态今年大热,在跑步入场的创业者们看来,Telegram以及和其绑定极其紧密的TON公链,几乎完美契合了Web2.5这一行业未来的主流叙事之一。

创业者们看中了Telegram背后日活8亿用户流量,而TON链上原本匮乏的生态,也在这些创业者们涌入后,变得热闹起来。

社交、游戏等更易落地项目青睐Telegram

在Gasman看来,依托TON公链做应用,最大的优势便是可以落地,产品能直接面向用户。

他所做的游戏GasWarGame十分简单,Telegram Web搭载不了什么大型的游戏,就是一个H5网页的小游戏,类似于坦克大战。“不是说俄罗斯人喜欢坦克吗?”上线至今,大致积累了4000的注册用户。日活大致是几十人。

Telegram的流量确实惊人,并没有怎么做过宣传,只是在游戏上线时,@了Telegram的官方推特,做了一个空投的活动,瞬间涌入了几千人的流量。

曾在微信小程序上创业C2C二手交易平台“享物说”的孙硕则是依托于Telegram BOT做了一个社交产品UXLINK。项目立项于2022年11月,立项之初,孙硕就把路想得很明白:这样一个Web3社交产品一定要在Telegram中做,一是其有8亿日活用户,本身是一个巨大的流量池。二是他想做的是一个全球性的项目,客观来说,如果搭载在类似微信上,就要冒着政策的风险。

在项目的设计上,他选择了让每个人去做节点,去搭建自己的社群,裂变式传播,据孙硕所说,他的平台已经实现了百万用户。而经验其实也是复制“享物说“,此前该产品,正是依托着微信这个巨大的流量池,病毒式的传播,曾达到过上线一年超5000万用户的成就。

选择进入Telegram生态,对于项目方来说,有着很实际的考虑:项目的落地不仅仅是实际的融资的需求,也是他们所认可的行业发展方向。

或者更直接的原因,则是是TON币价拉升,所带来的财富效应。今年,TON基金会动作不断,币价也从今年的最低点最高翻了三倍。

这一两年来,融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过往那种拿一个PPT就能融到钱的时代已经过去,对于投资人来说,项目最好已经成型,最好还能立刻盈利。

正在Telegram上做一个交易BOT的Jerry告诉金色财经记者,类似他所做的交易BOT用户下一单就能赚取一单的手续费的生意,在融资方面,像这样能让投资人立刻看到收益的项目还是相对好融到钱。

孙硕则是凭借着UXLINK在熊市下融了600万美金。目前,项目的运作已经花去了100万美金。这是他进入区块链领域所做的第一个项目,而项目的盈利模式他也想得很明白,在社交矩阵中的交易工具可以挣手续费,而他们的产品本身有流量,流量本身可以变现,比如能够利用流量卖产品。这样的变现路径其实十分Web2思维。

Jerry的交易BOT其实类似于Unibot的模式,但和Unibot不同,Jerry的项目是把私钥做了本地化存储,这样能尽可能保证用户资产的安全。虽然是一个搭载在Telegram上的BOT,但是Jerry没有选择TON链,而是选择了传统的以太坊。

这其实也是TON链目前所面对的一个困境,Jerry表示,TON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明确,从技术上来说,TON是异步设计的,这造成了智能合约间调用广泛的一致性和原子性更难维护,使得应用开发和维护工作更加的复杂。而且TON没有做EVM的兼容,所以项目跨链的技术难度也十分高。开发的难度也是有的,比如TON使用的是FunC开发语言,这不是传统的编程语言。

不过这样的设计好处也是显而易见,那就是高性能和高TPS。按照TON官方的说法,TON 能实现每秒超过100万笔交易。这比Visa或Mastercard快5000倍。这能看出TON从设计之初,其实面向的就是Telegram巨大的用户量。

独立且小众的技术是把双刃剑

也正是技术的壁垒,抬高了TON链的准入门槛。

因为技术的相对独立,对于想要在TON上搭载应用的开发者来说,基本上要从头开始学习。

Gasman告诉记者一位成熟的开发者要熟练掌握TON编程语言也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。

目前,以太坊一家独大,汇聚了最多的开发者和庞大的生态。一位开发者向金色财经记者表示,对于一个已经成熟掌握以太坊开发语言的开发者来说,从头开始学习TON的语言的动力不强:以太坊上已经有了成熟的生态,继续在以太坊上做开发即可。而对于一个想要入行Web3开发的新人来说,想要学些TON的开发,则面临着缺乏熟练的老人带的困境。

也正因如此,一些团队选择了观望。而更多团队做出的理性选择是,虽然是在Telegram上做BOT,但是他们还是首先选择了把项目搭载在以太坊主网或者其二层上。比如孙硕在最初选择把项目搭载在Arbitrum上,不仅仅是技术相对快速掌握的原因。还因为Arbitrum链上Gas的相对低廉。他的社交项目最先进行大规模推广的地区为东南亚,当地人均收入低,对价格敏感。

而Jerry的交易BOT项目也是选择上线以太坊主网,他向记者解释因为目前链上生态最繁荣的还是ETH和BSC。对于TON还处于观望状态,他们会在未来评估TON链上的生态状态,可能会对产品进行新版本的迭代开发后再上线TON。

对于是否上链TON,孙硕也还处于观望状态,他要首先把自己的产品生态做到完善,再观察TON上生态做出决定。

TON本身并没有因为技术的相对独立和高门槛,为了吸引开发者去做一些技术上的妥协,比如TON基金会就向金色财经表示,短期内都没有计划去做EVM的兼容。

做EVM兼容其实能够使得链上能运行与以太坊相同的智能合约,使用相同的编程语言和工具,这样就使得以太坊开发者将智能合约迁移至兼容链,而不必为其再从头开始编写智能合约的代码。

目前的公链生态的现状就是, EVM中已经部署了大量的主流应用项目,EVM 生态也拥有大量的、最为主流的开发者。部署其它虚拟机的区块链平台想要吸引大量的开发者,就必须与 EVM 生态一较高下。

而选择兼容EVM对于其它公链来说,其实是一种搭建自己的生态的讨巧的行为,这样就可以无缝连接以太坊生态,并受益于整个生态系统。

不做以太坊的EVM兼容,十分符合Telegram和TON本身的气质和行事风格。有消息称,创始人杜罗夫本人瞧不上以太坊的技术。

针对类似此前出现的Unibot被攻击,用户资产损失这样的问题。以太坊基金会DeFi负责人Vivi则表示,搭载在TON上,并找到TON基金会官方的项目,他们是一定会做好审核的,比如对于项目的智能合约,必须要通过两轮的安全审计。而TON从维护用户的资金和信息安全的角度出发,则可能会在未来把不是接入TON的项目直接砍掉。

在Gasman看来,上述这些既是TON这条链的缺点也是其优点,他把TON和以太坊的差别比作苹果系统和安卓系统的区别。TON就像是苹果系统,相对于其它的公链,做的相对独立也小众。但是他在自己的系统内部,能够结合Telegram本身的社交工工具去做一些改变和升级,其实就相对容易。

对于TON这条链来说,其实它走的路子一直都很清晰。DeFi一直是TON的短板,Vivi觉得,对于开发者来说在思考选择TON的开发时,就不要带很强的以太坊思路,比如单纯做DeFi,单纯DeFi的许多玩法TON也做不出来,这是TON链本身的架构决定的。

TON有自己的玩法。在她看来,如果产品有一个成型的APP,那么如果直接接一套SDK,那是没有开发成本的。

而且针对一些技术上开发难题,市面上已经有了许多学习教程,并且TON基金会也一直在做教育。

争做Web2.5时代的流量入口

确实,为了自身生态的建设,TON开始发力在世界各地举办开发者的活动,并进行开发者的教育。VIVi表示,今年Telegram在世界各地共举办几十场开发者活动。据官方数据显示:活跃贡献开发者数量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倍。光是Vivi本人今年就对接了三四百个项目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链上有七百多个项目。

同时,TON基金会推出了一些资助计划,比如“TON Grants ”计划,对于优秀的生态建设者会给予一定的资金的奖励。Gasman的项目就通过了TON的Grant资助计划,预计如果后续进展顺利的话,可以拿到最高一万美金的资助。Gasman觉得,钱可能不是最重要的,这类似得到了TON官方的一个背书,而且TON也会介绍一些生态方,还有投资人。Telegram以及TON官方,也很乐意帮扶项目的成长,对于他们来说,这是一种共赢。

而在今年之前,几乎没有中国的开发者在TON生态上耕耘。Vivi也是今年开始,在负责TON整体DeFi生态的同时,也负责中国区项目和市场的拓展。据她所说,明年,Telegram和TON会更加看中亚太的力量,尤其是大中华的力量,亚太这边做事会更独立,更有决策权。

今年,Telegram以及TON开始重视中国的市场以及开发者。在市场方面,Telegram在中国企业的出海方面有着广泛的应用。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Telegram愈发向微信靠拢了,这背后其实是Telegram掩盖不了成为“超级应用”的野心。

Telegram在向微信学习。比如借鉴微信朋友圈的Story功能,借鉴微信小程序的mini APP功能,借鉴微信支付的钱包功能。

Ton和Telegram正在捆绑发力的信号也愈发明显。今年的Token 2049上,TON基金会的总裁和Telegram的首席信息官联合发表了演讲,题目就为《通过Toncoin将Telegram转为Web3的入口》。而在演讲的正文内容中就探讨了如何通过Telegram和TON实现Web3的大规模采用。

但是对于Web3的项目来说,通过Telegram直接面向更广阔的Web2用户,而不再只是Web3原生的用户,也带来了新问题。目前,Gasman的游戏还处于最早期,很多东西需要去试,比如他摸不准搭载在telegram上的游戏,用户是更注重游戏体验,还是更注重“earn”。

此前,曾在这两个方向都做过尝试,最早游戏可玩性不高,他们发现大多用户每天点两下就退出了,于是又尝试着提升可玩性,确实会发现有的用户每天的游戏停留时间很长,但是又有用户反映“挣钱咋变难了“。

但是在对于对于项目方来说,在做Web2和Web3所交汇的赛道上,对于用户的喜好,只能一点点去试。但是Gasman觉得不着急,因为此时还是熊市,他们有着大把的时间去研究Telegram用户的喜好。

如果单论Web3世界里的竞争,TON和Telegram其实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,那就是小狐狸钱包,小狐狸在今年推出了MetaMask Snaps Open Beta,MetaMask Snaps 可以扩展钱包的能力,安装由第三方开发人员创建的 app(Snap)。而且还支持非EVM的链。

作为Web3装机率最高的钱包,Web3的流量入口龙头,推出的这一功能也像极了微信的小程序功能。

这其实是行业发展的一个大的趋势,大平台整合更多行业资源,成为入口,也让更多的应用落地。

这是超级平台间的直接竞争,不过在开发者们看来,小狐狸钱包和Telegram之间还是有着较大的差别,搭载在小狐狸钱包更适合做DeFi、金融方向的应用,而更落地的游戏,社交等应用则适合搭载在Telegram之上。

对于Telegram来说,大力拥抱加密,让更多的Web2用户进入到Web3世界中,也是其更好商业盈利的一部分。目前,除了订阅服务外,Telegram仅有有限的广告收入。据福布斯杂志统计,Telegram在2022年的广告营收仅有100亿卢布(约合1.04亿美元)。对比之下,用户规模仅为Telegram四分之一的哔哩哔哩去年的广告收入就达到了近7亿美元。而且,Telegram本身的加密属性也造成广告主难以投放广告。

因此,Telegram选择将自身打造成超级应用,通过小程序提供游戏、餐饮、外卖等服务。只不过,如何通过这部分盈利,Telegram现在想到的大致只有用户使用@wallet钱包、用TON代币支付。

而Gasman看来,对于他的游戏来说,挣钱是容易的,目前游戏所预想的盈利模式是通过游戏充值,广告以及交易手续费。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原作者: 爱他电动小黄瓜 来自: https://www.jinse.cn/blockchain/3666899.html
开云体育 九游娱乐 星空体育 开云体育 九游体育 星空体育 开云体育 开运体育 德州扑克平台 开云百家乐 老虎机游戏 ag百家乐 虚拟足球 虚拟体育 沙巴体育 真人ag 真人赌场 足球投注 美女百家乐 欧洲杯投注